《伊甸星球:隐士的创伤过去,解释一下》

Eden Planet Hermit's Past, an Explanation

在他最新的作品《Edens Zero》中,作者冲真広采取了与他以前的系列略有不同的方式,着重描绘了人性阴暗和充满绝望的一面。这种叙事转变从角色们忧郁的背景故事中显而易见,因为船员中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某种可怕的事件。然而,赫尔米特的过去是这个主题的具体体现,因为她的背景故事的悲惨和创伤性质最为突出。

从被操纵杀死自己的同类,到被奴役和折磨多年,赫尔米特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创伤事件。这些事件对赫尔米特的个性产生了重大影响,这一事实从她一开始对人类的厌恶就变得清楚。虽然赫尔米特最终能够克服过去不幸的事件,但她的创伤仍然困扰着她,因为她还没有为她在囚禁下度过的时间找到解脱。

相关文章:如果你喜欢《Edens Zero》,那么这里有最佳的动漫推荐

赫尔米特对人类友谊的渴望

在齐吉和四位闪亮之星分道扬镳后,赫尔米特继续寻找自己的个人目标。在寻找人类朋友的旅途中,她遇到了牛顿星球穆勒皇家实验室的首席科学家穆勒博士。穆勒对她在机器和编码方面的非凡知识印象深刻,他请求赫尔米特协助他进行最新的努力 – 以太加速器。根据穆勒的说法,这台机器的目的是拯救那些因为以太不足而濒临死亡的星球,其中以废弃机器人的荒地Hook星球为主要目标。

受到穆勒将机器人和人类团结在一起的雄心壮志的启发,赫尔米特立即加入了这个项目,并成功完成了以太加速器的开发。在此期间,赫尔米特和穆勒变得更加亲密,科学家甚至把他们的职业关系形容为亲密的友谊。由于赫尔米特对穆勒非常喜欢,她盲目地相信他和机器的目的,毫无疑问。

穆勒的欺骗

在以太加速器完成的那天,穆勒皇家实验室的整个机器人员工被送到了Hook星球,只有赫尔米特一个机器人留在基地指挥。随着以太加速器的启动,Hook星球上的机器人发出紧急警报,然而员工们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恐怖。以太加速器让Hook星球超负荷充满以太,迫使星球爆炸成虚无。

穆勒皇家实验室的整个机器人员工和Hook星球上的废弃机器人都与星球一起灭亡。这一事件揭示了穆勒及其员工和以太加速器的真实意图。穆勒并不想拯救机器人,他想结束他们的存在。他对机器人的厌恶导致他犯下大规模的种族灭绝罪行,而赫尔米特则在整个事件中无意中成为帮凶。赫尔米特之所以幸存,是因为她作为机器出现问题时的备用方案。

折磨和奴役

穆勒对机器人的厌恶远远超过了寻常,他愿意摧毁整个星球是他对机器人的仇恨的证明。赫尔米特注定要面临同样的命运,然而一个下属说服穆勒将她活着用来进行更多的实验。接下来的两年里,赫尔米特的身体被用作穆勒的人体沙包,他用她来发泄他的挫折。

相关文章:《Edens Zero》中最强大的角色,排名

作为种族灭绝的帮凶和遭受折磨和囚禁的创伤,改变了赫尔米特的整个性格,曾经快乐的机器人失去了最后一丝喜悦。赫尔米特最终在国际星际联盟军队袭击穆勒皇家实验室并逮捕穆勒犯下对机器人罪行之后获救。国际星际联盟军队的两名士兵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赫尔米特失去灵魂的身体,使她摆脱了囚禁。她并没有对自由做出反应,只是站起身走开,脸上毫无表情地展现了她空虚的内心。

隐士的创伤对她有何影响?

如此强烈的创伤事件必然会对一个人产生影响,而隐士的性格变化是她过去最明显的影响。在穆勒背叛她并对她进行无尽的折磨之后,隐士对人类产生了厌恶,发誓要与世隔绝,再也不与任何人交往。她最终定居在铁山,并登录到数字星球,在孤独中凝视虚无。

在与四大闪耀之星的重聚和与希奇的相遇后,她最终克服了创伤。她快乐的个性重新点燃,她对帮助人类的热爱也得到了复活,而留在伊甸零号上也有助于此。然而,隐士从未能为在牛顿星球上发生的事件找到了解决办法,也从未能放下自己在穆勒博士邪恶计划中的罪恶感,这意味着她过去的阴影可能会再次回来困扰她。

《伊甸零号》可以在Crunchyroll上进行在线观看。

更多内容:《伊甸零号》:Elsie Crimson与《妖精的尾巴》中的艾尔莎·斯卡蕾特之间的相似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