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搁浅2》应采取更多的“展示而非叙述”方式

Death Stranding 2' should adopt a more show, don't tell approach.

原版《死亡搁浅》的氛围和世界是游戏最显著的特点之一,但过多的故事叙述还有待改进,《死亡搁浅2》希望能够通过一个新的故事情节来更好地展现当下和未来的故事,而不是过多地揭示过去的秘密。

《死亡搁浅》系列最大的改进之一是重新审视Amelie在海滩上的长篇独白。然而,这只是其中一个时刻,通过将视角从Sam身上抽离,能够更好地展现《死亡搁浅》故事情节和背景的关键时刻。

相关文章:《死亡搁浅2》与前作一样清晰

《死亡搁浅2》中的视角转换

在最引人注目的剧情片段中,《死亡搁浅》原作展示了一个非常动人的回忆场景,展示了Fragile如何在Timefall中被淋湿的回忆。这个剧情片段不仅关注Fragile和她的困境,还展示了次要反派Higgs的强大力量。这个场景还展示了Fragile在道义上的立场,她愿意为了拯救South Knot City而毅然冲过Timefall,即使她后来承认对这个决定感到后悔。

这正是《死亡搁浅2》所需要的,通过抽离视角来亲身讲述其他故事。同样,Deadman在没有Sam的情况下探索噩梦、以及从Mama和Heartman的视角给出的背景剪辑,都是这样。然而,即使在这些例子中,也存在角色长篇独白背景故事的时刻,玩家被迫坐在那里听着。

考虑到有多个角色拥有复杂的背景故事,这些回忆场景比几句台词更好地传达了信息。考虑到小岛秀夫制作公司已经展示出他们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问题可能只是《死亡搁浅》世界的规模太大。在《死亡搁浅2》中有如此庞大的角色阵容,让每个角色都有完整的回忆场景可能会成本过高并且拖延游戏时间。相反,也许可以通过不同类型的视角转换来帮助讲述这些角色的故事。

更多的日记和信件,少些直接向Sam汇报

《死亡搁浅》在叙事方面的另一个优势是通过发送给Sam或通过数据驱动器恢复的消息和日记条目来展示故事。其中一则通过文本叙述的故事最令人印象深刻,那就是从Sam的第一任妻子Lucy Strand收到的日记。通过她对Sam的笔记和私人日记,玩家可以发现Lucy到底发生了什么,并且可以得到一些线索,表明玩家在《死亡搁浅》中一直携带的BB,也就是Lou,实际上可能是他们的孩子。

尽管这些不如小岛秀夫制作公司标志性的电影剧情片段那样令人兴奋,但它们仍然是一种更有趣的方式,可以让玩家了解那些对主线故事没有太大影响的次要角色。至少,这些日记要比从Chiral艺术家发来的关于她与废品商人关系不稳定的电子邮件有趣得多。因此,这可能是《死亡搁浅2》以一种在前作中已经成功的方式回答一些问题的方法。

《死亡搁浅2》目前正在小岛秀夫制作公司开发中。

更多:对于《死亡搁浅2》,第一款游戏已经打下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