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神明》这款音乐角色扮演游戏需要更多的排练时间

《流浪神明》需要更多排练时间

图片:Summerfall Studios/Humble Games

一个不平衡的众神

舞台已经为一头牛和一位女巫相爱准备好了。所谓的舞台存在于演员们的脑海中,时而是一个破旧的、临时搭建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背景的复制品,时而是直接从《美女与野兽》中剥离出来的华丽场景。一句错话可能会将这段初生的罗曼史变成难以言喻的悲剧,但只要保持情感上的诚实和共情的倾听,牛头怪阿斯特里翁和女巫赫卡忒就会幸福地离开。

这就是《迷失的众神》最好的一面。问题是,《迷失的众神》往往并不是处于最佳状态。

这款由开发者Summerfall Studios和《龙脉之纹章》的作者大卫·盖德合作制作的“城市奇幻角色扮演音乐游戏”讲述了格蕾丝(由劳拉·贝利配音)这个没有目标的大学辍学生突然继承了希腊缪斯的力量,而她的新朋友卡利奥佩(阿什莉·约翰逊配音)则突然惨死。其他希腊神明,也就是现代世界中的偶像,怀疑格蕾丝是凶手,她必须在七天内找到真正的罪犯,也就是现实世界游戏时间的大约七个小时,否则众神将处决她。

每个数字都包含了几个关键时刻,你可以决定格蕾丝接下来唱什么歌词,这通常会对她和涉及其中的人之间的关系产生一定影响。然而,这些选择给《迷失的众神:角色扮演音乐游戏》带来了一些令人困惑的游戏主题选择。在开始时选择一个人格特质会限制你在特定颜色的对话主题(以及整个游戏的某些结局)之外的选择,但你可以自由选择歌曲中的任何一句歌词,即使它与你主导的人格选择相矛盾。音乐即兴创作的想法令人心动,它为角色扮演提供了许多可能性,但作为一种机制,它似乎只是后来添加的。

这种灵活性本可以在游戏的其他对话中增强“角色扮演”的方面,让你对格蕾丝的行动产生更多影响。但将其限制在歌曲中,让它更像是即兴表演,格蕾丝凭借一丝背景和灵感来构思接下来该说什么。与许多即兴表演一样,结果差异很大。虽然许多结果对格蕾丝的关系产生了有意义的影响,但其他一些则感觉多余,几乎像是填充物。

幸运的是,《迷失的众神》的设定在其他方面非常吸引人。它为一些神奇的时刻和神话与现代的巧妙交错提供了可能:珀耳塞福涅拥有一个夜总会,那是一座为所有渴望自由的人设立的避风港,她在从地狱中赢得自由后建立起来的。阿波罗的神谕是一个名叫奥拉克尔的会说话的黑客。他认为她是一个超自然的存在,并欣赏她在计算机素养方面的非凡技能。而她只是觉得他是个怪人。

然而,这个幻想在经受审视时会崩溃,这要归咎于情节不一致和一些粗心的写作。当你第一次见到潘时,他表现得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人类的公寓,但后来事实证明他住在一个豪华的顶层公寓里。阿波罗据说不知道电脑是什么,但他却设立了一个高速互联网网络给奥拉克尔使用。在最明显的例子中,珀耳塞福涅在第一幕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坚信卡利奥佩是格蕾丝的凶手,然后在他们的歌声比拼之后,珀耳塞福涅突然说她觉得很难相信格蕾丝是凶手。我认为这归功于众神的反复无常,但偶像们的不愿改变在《迷失的众神》的剧情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总的来说,《迷失的众神》在处理重大揭示时并不令人信服。以阿波罗为例,他让我想起《你好,多莉!》中的多莉·莱维,她也是一个后悔多年陷入抑郁低谷、被对未知的恐惧所统治的角色。多莉的觉醒发生在《在游行走过之前》这首让人灵魂颤动的歌曲中,在其中你可以感受到多莉唤醒自己精神的决心——从节奏、旋律、逐渐增加的新伴奏乐器,甚至到音量。当她以充满活力的决心重新出现,无论代价如何,你都不得不相信。

无论你选择什么路线,让阿波罗帮助格蕾丝的事情,都是一句随意的对话,它抹去了几个世纪的遗憾和无为,说服了他。如果生活能如此简单就好了。《流浪之神》并没有足够的情感深度来完成大部分角色转变,而这些转变是其剧情的核心。

经历这些转变的角色是一些富有灵感的想法和奇怪的选择的混合体。格蕾丝是一个令人喜欢的主角,她的故事更多地集中在修复神圣冲突而不是她自己的情感困扰上。格蕾丝进入缪斯的角色,抛下了她的焦虑,很少停下来反思她的新生活,甚至《流浪之神》(以及希腊戏剧)最重要的主题——艺术净化情感的力量。

狡猾的潘恩、怀恨在心的珀耳塞福涅和富有同情心的阿佛洛狄忒轻而易举地抢走了风头,他们的问题细腻而出色。扮演阿波罗和雅典娜的演员特洛伊·贝克和菲利西亚·戴的表演平淡无奇,这只强调了他们的角色多么平淡,所以让格蕾丝与上述引人注目的神祇结盟是有道理的。

音乐剧的一个优点是能够探索超越简单言辞的情感。有些人以诗意的方式反映这些情感,而其他人则沉溺于壮观和效果;最好的作品两者兼具。但是,《流浪之神》的第一幕大部分时候感觉像是第一次彩排。过度简化的作曲拉长了音符和主题,重复讨论中提出的想法,没有添加任何新的东西。然而,这种习惯逐渐在第二幕及以后消失。Summerfall和作曲家奥斯汀·温特里在其中插入了几个珍宝,包括赫卡忒和米诺陶罗斯之间的精彩演出,以及潘恩和格蕾丝之间充满力量的二重唱。但是,《流浪之神》无法保持一致,它是一系列引人注目的音乐时刻的集群,中间夹杂着漫长而乏味的停顿。

话虽如此,声乐表演几乎无一例外都很出色。劳拉·贝利稳定地演绎出强大的音符,如果我们不能再次听到阿莱格拉·克拉克(赫卡忒)和默尔·丹德里奇(阿佛洛狄忒)的歌声,那就对艺术构成了一种犯罪。对我来说,最出色的是卡里·佩顿饰演的潘恩,他那沙哑的表演使我在片尾字幕结束后久久回味。

我最喜欢的之一是潘恩的引子,《晨曦褪去》,一首带有柔和暗流的爵士乐,比任何过长的对话片段更能告诉你关于他的角色。第一次玩,我选择了与格蕾丝聪明、精明的特点相一致的歌词,结果得到了令人失望的经历。格蕾丝只是重申了她对潘恩的怀疑,而潘恩则一再重复格蕾丝需要他的话题——这些都是《流浪之神》在歌唱开始之前广泛涵盖的内容。

第二次玩这个场景时,我让格蕾丝站在她最好的朋友弗雷迪这一边,两人篡改了潘恩自己的歌曲,将其变成对他捕食行为的严厉谴责。《流浪之神》在这些时刻提供了极高的控制力,并引发了探索角色扮演在游戏中的新方法——具体而言是通过音乐。我只是希望《流浪之神》能在其他歌曲上同样注重角色扮演,让每条路径都感觉有回报或以有意义的方式改变结果。

《流浪之神》在其目标上野心勃勃,尽管Summerfall和公司达到目标的道路崎岖不平,但我不会忘记格蕾丝的故事。这是一种巧妙的形式,而未实现的潜力让我对将游戏和戏剧融合的未来尝试充满期待。

《流浪之神》将于8月10日在任天堂Switch、PlayStation 4、PlayStation 5、Windows PC、Xbox One和Xbox Series X上发布。本文是基于使用Humble Games提供的预发行下载代码在PC上进行的游戏评测。Vox Media拥有会员合作伙伴关系。这些不会影响编辑内容,但Vox Media可能通过会员链接获得佣金。您可以在GameTopic的伦理政策页面上找到有关附加信息。